一定程度上,精细化运营是在全行业增量红利减少背景下的必然要求。另一方面,无论是与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淘宝、天猫相比,还是与后起之秀拼多多等相比,京东在精细化运营,尤其是针对用户的运营方面存在短板。

一位知情人士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做出上述调整的原因在于,京东管理层希望消费品事业部能够开始盈利。“京东消费品事业部在2018年交易规模已做到超2000亿(京东商城2017年全年GMV为1.3万亿),成绩非常突出。但是算上补贴、物流、价格战及自采成本后,一直在亏损。将消费品事业部划至闫小兵手下用意也在此——闫小兵负责的3C事业部一直在盈利。”